凤凰山下

 找回密码
 注册

扫码登录更安全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散文] 《蟒》他来自达州达川南岳水河村叫牛老壳(先来一瓶啤酒打个口渴!)

[复制链接]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记达川区南岳镇水河村牛儿
文/绿柳风韵


这个名字来得有些不知所措,同辈哥儿兄弟叫他“蟒”,高雅一点的叫法“阿牛”,调侃式的“牛老壳”、也有叫牛虻的。当然,更被大众认可的还是“牛儿”。我作为晚辈,没有这么称呼过,通作“牛儿满满”,为了标题特别,还是用只有他同辈的几个兄弟的别称“蟒”吧!
达州市达川区南岳镇水河村是一个山水纵横的丘陵之地,有山固然有水,田间沟壑阡陌交通,虽不算一马平川,但也算不上崇山峻岭。牛儿祖上得于湖广填川而落业于此,世代以农耕繁衍生息。牛儿个头不高,身体健朗,一身好力气,两百来斤的稻谷,肩挑两公里路程都不歇气,四十来岁,过着单身逍遥的简单生活。
秋日里,卷着裤边,露出一双粗壮布满浓郁汗毛的脚杆,无论天晴下雨,找得见“好东西”都会在田间沟壑里忙碌穿梭几个月。泥鳅和野生鳝鱼见他是闻风丧胆,只要被揪住,难逃生路。一个秋冬季节下来,几千块钱的收入不在话下。到了饭点,遇到熟悉的哥儿兄弟们,只要家里有酒,牛儿就会拿上两斤刚捉的好家伙和朋友美美的来一餐。东家要求给钱时,牛儿总言道:“这发兄弟,我还要你钱,拿开些。”在饭桌上,还阔情地招呼东家其他人多吃,不要客气,吃完了在通(捉)就是。家里要有小孩或者老人,牛儿还不忘留下一两斤叮嘱主人给细娃儿吃,补补身体。这种事情,牛儿是要看心情的,这段时间与哪家哥们儿处得近,才得如此阔绰!因此,牛儿无论走到哪家,只要相熟,都会被主人留下吃饭。
赶场天,拿着平日捉来的好家伙到集市贩卖,行家都知道牛儿的正宗,很快一抢而空,对商品交易,牛儿绝不敷衍,少一块钱都不行,当然这是针对商业伙伴,一场下来,收入比起搞农业算是不菲。在吃喝打扮上面,绝不吝啬,总是手提啤酒,揣着高档香烟,脚踏甩尖子皮鞋,逢熟人打个招呼递上一支“软中华”。


“先来瓶啤酒打个口渴”!这是牛儿的经典口头禅,什么都可以没有,啤酒是不可以无有的,感冒了,抱着啤酒瓶子便可痊愈。有钱了,四方碑(水河村地名)小卖部牛儿就是东家。
哥儿兄弟莽娃儿(人名)道:“牛脑壳给老子的今天卖鳅鱼挣到钱了,怕要请我们喝瓶水呀!”
牛儿操起啤酒瓶猛吸一口,然后放下瓶子搁在长条板凳脚边,熟练的到小卖部捧起矿泉水挨过的发,大伙都知道牛儿挣钱不易,只是开玩笑,示意不要。
牛儿很不高兴的道:“嫌撇嗦,看不起我哇!”
在小卖部周围的人哄堂大笑。手里有了现金,也不时地在街道住个旅店,下个馆子,过一把街道人的生活,尽管家离街道就几里路。就这样辛苦忙碌几天的收入,一两天就消耗殆尽!用完了,又继续通鳅鱼忙活于田间。
农忙季节,牛儿大哥正忙得起火,牛儿依然捧着啤酒在四方碑悠哉!
“狗时的蟒,你老大见儿打谷子打得累天累地的,你不去帮忙,在这儿偷懒!”院子里的同族兄弟麻娃儿道。
“那个人一天就晓得倔起背背助活路,我打抛洒的钱把他吃起胀都胀死,够他吃一辈子!”
牛儿的话啼笑皆非,他仿若从来都没有个哥一样,实在有人提起他,习惯性地称之为“那个人”,两人从不说话,形同陌路,吃饭也不在一张桌子上吃,做饭更是一个先吃了,另外一个在做,和他老大可谓是井水不犯河水,至今何由我也没有弄明白。
牛儿是很少在家里开伙食的,不是四方碑小卖部几瓶啤酒,就是在周围邻居家里蹲饭。
他并不善于混吃,一身好力气,左邻右舍有困难,牛儿都乐于帮助。哪家打谷子,搬包谷,甚至是砌房子,办坝坝宴,他只要有空,叫着他,都不会推辞。再累,只要有酒,有没有好菜,那都不算事儿。偶尔,他干完活,东家忘记专门叮嘱一声:牛儿等哈过来吃晚饭了,牛儿是不会主动来吃的,如果什么都没有干,走到哥们兄弟家里赶上吃饭,他不是带个嫩南瓜,就是在街上买点凉菜,在或者吃完饭走了,硬是要给家里小孩塞几块钱。
还客气道:常起来吃,真得不好意思。你们这么礼大理性,我下次整到鳅鱼了,拿来让你们吃到悔天悔地的(吃到吐)!
邻居们对牛儿还是颇有放心,他不会信手拈来,偷拿他人贵重物品,要说地里长的瓜果蔬菜,看得爱眼的,也会摘下。
“牛虻,给老子的,你是不是昨天在对门坡摘了四季豆?”
“你乱说,我拷你一棒棒……嘿嘿,莫乱说,土你长的又不是你们屋里的!”
用他的话说,地上长的算不上偷,这也是无奈之举,自己要到别人家里吃饭,总得带点“礼物”呗!
帮忙是帮忙,雇佣是雇佣,牛儿这点是分得非常清楚。一次,周边一家人修房子,请牛儿帮忙挑砖,打屋基,商议好价格,牛儿觉得是熟人,价格比其他人还便宜一点,干起活来一点不赖,整整干了一个月,一分钱没拿到。遇到无赖,牛儿只能白忙活,叹气连天。这么大工作量的活路,除外族个别不讲良心人外,商定了价格,都是兑现的。牛儿自己也说,我帮忙是帮忙,下力是下力,不要把我当傻子了,如果理感吃亏,牛儿绝对可以半年到一年不给你说话往来。
遇到有势的人欺负,牛儿无能为力,但他也是一个很善于利用关系的人。某日,在南岳场卖鳅鱼,被一贩子收购,不料百元全是假钞,贩子看牛儿憨厚老实,穿着朴素,理直气壮不理会。牛儿叫来旁边买东西的南岳场一豪绅,说自己是某X哥之弟(这位X哥在社会颇具影响力,但和牛儿并不交往只是几代的族亲),豪绅听后纠集一帮人,贩子看势不对,连忙更换假钞。
又一次,天下着蒙蒙细雨,南岳往黄庭的岔路那会儿还没有修,路面坑坑洼洼,泥泞成河,牛儿骑着二八自行车颤颤巍巍驶入,突然,旁边驶过的一辆摩托车不慎路滑,哐当一声横倒在牛儿车轮旁边,车主爬起来拽着牛儿胸脯,气势汹汹不停叫嚷:“你眼瞎呀,把老子闯到了,打听看看我是哪个,把你狗日的打死在这里。”说是牛儿给绊倒的,要打牛儿,并要求赔偿3000元。牛儿见这架势,也是吓得不轻,知道对方又有街道小混混背景,赤裸裸的敲诈,牛儿连忙搪塞对方,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去借钱。牛儿在街上找到家族的几个有影响力的族亲,和那位X哥的同僚说起此事,大家对牛儿的遭遇深感同情,带上10来号人,摩托车车主见X哥的朋友都来了,慌忙起身赔礼道歉,承认是自己摔倒。这才化解了一次危机。从此,牛儿在南岳场可谓是名声远扬!大家更多的,还是喜欢阿牛那种阔绰的性子。
只要有人叫他满满(叔叔、父母辈同族人的当地称谓)他是很高兴的,小孩子无论怎么和他开玩笑,他总是笑嘻嘻的“咩咩娃儿不要作孽”,时不时的在小卖部买点零食哄哄!
在有些人眼里,牛儿虽然是长辈,家长们可不买账,小孩子听大人叫牛脑壳,也跟着叫,大人从不呵斥,任其无礼叫嚷嘻嘻玩乐。
牛儿回应道:“给俩俩娃儿(小娃儿),没大没小的,我是你老辈子,晓得不!”
一边说着,还不停用手轻轻捏捏孩子可爱的小脸,
这时,孩子家长逗乐:“给老子的,蟒,当个长辈,你不给你侄儿/女买个东西吃?”
牛儿没有理会,手插进裤兜,心里嘀咕着,我日嘛的本来就是你长辈耶!教起细娃儿不认老孝,雷打的。转了个圈儿回到原地,手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零钱,大小加起来大约10来块吧。看嘛,我就这点钱了。
哦喲!你这么大一把钱,还没得钱,快去拿,你牛儿满满请客!
小孩子箭一般扑通到牛儿跟前,抢起钱就跑,你拿到小卖部去买嘛。大人和孩子一起走向小卖部,拿着钱买最贵的饮料咕噜地喝,旁边其他小孩子眼巴巴的望着。
牛儿又捣鼓着衣服,从上衣夹缝里掏出50元大钞:来!咩咩娃儿,给你也拿一瓶,过来一个又拿一瓶……几十元又是消耗殆尽了。但牛儿看到这些孩子天真的样子,自己费心地笑了!
“耶!今天蟒要发瘟了呀!”隔壁鸡公(人名)开玩笑道。
“你嫂嫂跟到别个跑瓜了,还不快点去找!把你鸡公煮起七瓜,拷脑儿(骨头)嚼起嘣哪嘣的响!”牛儿回应道……牛儿开起玩笑来绝不含糊。
没有女朋友的陪伴,总是好孤单!对不熟悉的女性,牛儿显得十分羞涩,家族里每次有年轻人带了个漂亮的女朋友回来,牛儿总是站得远远的观望,从不直视。混个脸熟,牛儿会在院子你转悠,等饭点了,主人就会叫牛儿一起吃,这时牛儿不出声色,面扯扯的,我不吃,我屋里煮起的!都晓得他这是虚话。递给牛儿一个杯子,快点去打酒。
饭桌上牛儿直言道:“我过几天就出去了,准备挣个千二八百万才回来”。这家新来的女客人听后愣了一大跳,不知所云何物!酒足半醉后,牛儿的话就多了,
叮嘱新来的女客人:你拈起吃,莫讲理嘛!做大方些!全然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长辈和主人了。
“我把钱挣到了,打算在街上买套房子,把我娘也接起来一起住”,,和他同辈的兄弟哥时不时回道:牛儿你给老子一天不乱用,把钱存起那倒是真能买套房子的。
牛儿觉得能力被认可笑嘻嘻的:“我这下子真的存钱了,我银行卡藏起来的,那个老板还欠我几大万钱呢!嘿嘿!喝,哥儿兄弟好喲!”
牛儿心里其实明白,自己要是也有个女朋友那该多好,对于他来说,钱不是问题的。吃完饭后,牛儿信誓旦旦的给女客人说,你就在这儿多耍哈,我明天弄些好吃的来。不要客气,随便点。
第二天,果真提着野生好家伙,自己还掏钱买来一件啤酒,不忘叫上东家的其他好兄弟一起过来吃饭。这种阔绰让大家无言以对,和新来的女客人面熟了,牛儿就渐渐冷却了,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仅此而已。
南漂那时是很盛行的挣钱方式,牛儿大字不识,一个人是没法去外面的,被亲戚带去东莞自己的工厂干活,牛儿简直是高兴坏了,东莞的花花世界阿牛是大开眼界。过惯了自由散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生活,工厂严格的管理制度,哪里能勒得住阿牛的性子。不到半月,外面打电话回来,传说阿牛走丢了,需要派人过去找,还报了警,整个家族人炸开了锅,这还得了,牛儿还没有结婚呢,不在村里大家都还不习惯,走丢了怎么搞?派人到处找。东莞大街小巷都问高了,无半点音讯。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凤凰山下立场无关。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帖点赞记录
点赞给态度登录/注册 就能点赞
笑石一鹤 5 天前 威望 +2
白雪公主的亲妈 5 天前 威望 +2
正hdj 6 天前 威望 +2
15328979733 6 天前 威望 +2
郭龄升 6 天前 威望 +2
难受的岁月 6 天前 威望 +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个月后还是无消息,都觉得阿牛可能在也回不来了,心里不仅惋惜,没有了阿牛,总是觉得少了什么,村子人垂头丧气,心里空空的。

时间久了,提阿牛的人渐渐少了。一天,一个蓬头垢面,衣着邋遢,面容憔悴,背影酷似阿牛的人在村头走来。

在四方碑纳凉的乡亲们:你看,那是不是牛儿回来了。

嗯呐耶!牛儿都舍挂好久了,那是个要饭的何摆子嘛?

大家不敢承认看到的,一兄弟哥喊道:“蟒!是你吗?”

“你们怎么都在歇凉啊!”

原来真的是蟒,快过来,你这是怎么了,弄成这个样子。大家给他递过一瓶水,泡上方便面,牛儿看起来饿得太久了,吃得六亲不认的样子。

“我在厂里下班,穿过人行道走错路了,后来我一直找不到路回厂,就到处捡垃圾,沿着火车道,边走边检火车上丢下来的东西吃,那些东西都没有动过,很好吃的,我就这么一路走到了达州。”虽然牛儿大字不识几个,自己的名字,家乡地名还是识得的。

“牛儿,你怕是在扯谎啊,听说是你故意跑瓜的哒嘛”一兄弟哥疑问道。

“你乱说,我抓你一脚!”

牛儿又继续道:“在达州遇到一个南岳人,他把我拉回来的,也没有要钱。”

“困了,就住火车道边,我晓得火车道是直的,能直接走回来,走错了就问路人,有些人还喊我吃饭呢,好多东西我都没有吃过!呵呵,要是你们肯定不得行,早就饿死了,”牛儿说起自己的成功之路,信心满满,眼角流露出久违地带有自豪的笑容来。

从此,就没有人敢带他去东莞了。

南岳场旱田坝处有一个砖厂,老板得知牛儿力气不错,聘请他去出砖,每个月计件收入,比起通黄鳝还是来的快一些,没有多大约束,不想做了可以休息。牛儿在砖厂大约干了几年,环境恶劣,高温下,尘土飞扬,一场工作下来,面目全非,双手粗糙,头发被尘土浸成蓬草状,虽然如此辛苦,牛儿还是坚持了好些年。牛儿要是想罢工休息,任何人都是管不住的,老板也了解他的性格,不做干预。偶尔牛儿会耍点小脾气,丢下活路回到村子,老板只得专程开着小车接牛儿到馆子里吃顿饭,请回来干活,这也变成了共识。

记达州市达川区南岳镇水河村牛脑壳(先来瓶啤酒打个口渴!)
牛儿对超过几千元大数额的钱没有特别浓厚的兴趣,1000元以内的少一分钱都不得行。至于他的收入何去,谁都说不清楚。

在砖厂期间,下班了,牛儿都会好好洗漱一番,他是个绝对爱整洁的人,绝不会把不好的形象留给别人。

感觉累了,就一个人蹲在砖厂高处平台上,支上椅子、方桌,喝着啤酒,吃着烤鸭,仰望星空,数着星星,妙哉!

此刻,砖窑里忙的热火朝天,其他工人正赶着装车,牛儿,叫上前来拿货的司机,共享美食。

同村另外一位干活的兄弟冬儿道:“牛脑壳,你那门光吃不助要不得,求钱没得,就晓得乱吃”

“有你卵事,你晓得过锤子,一天就晓得倔起背背助,自己没享受过,挣起钱全部借给别人,你麻个莽锤子!一天澡也不洗,身上搞起喷臭,那个看得起你? ”牛儿嘲笑道。

“我在街上走一路都认识,你那门一怂起,黑不溜秋的,一身汗臭,别个看到你就想跑,”牛儿自诩说。

“耶!牛儿你怕是卵的呀,肯定打不赢野兔儿(冬儿别名),”伙计们嘲讽道。

“他那副灾样子,我才不想弄他喲!”

趁冬儿不备,牛儿轻步跑到冬儿背后,右手锁住冬儿喉咙,左脚猛地一转,一个擒拿动作,冬儿扑通摔倒在地,牛儿拍拍灰尘,向高地跑去,给下面的“观众”举起胜利的手势,冬儿不知所措,爬起来抓起一把泥洒向牛儿桌子上的烤鸭,

“狗石的,牛老壳,你个不日懂的,哈皮!”

砖厂的工人这下乐开了花,笑声盖过了工作的机器声,萦绕在整个砖厂的上空。

就这样,牛儿在砖厂以超级享乐主义成为周边的一道风景线!旱田坝的很多人都结识了阿牛其人。

看到大家用手机,牛儿也在街上被店主忽悠花了高价买了个山寨机,如获瑰宝,常拿在手里晃悠,放着八九十年代的老歌曲,开着80元每月的保底月租消费,一个月不打一个电话。 不到3个月就停机了,

“您好:这里是中国移动,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喂,你,你哪个?我想你了,可以给我耍个朋友嘛!”

阿牛胡乱按通了移动公司的人工服务,听着女声有些不知所云,几分羞涩浸染了眉梢,躲在无人的地方,低着头打着圈儿,来回走动,好似一副被“爱情”浇灌的树苗,清风拂面,有些飘飘然。

牛儿的通讯录里,存着10来个电话,全是看不懂的各种符号标注,他可以准确的找到需要的号码,实在是令人信服。手机丢了多次陆续又买。

往后,村里的年轻人教会了阿牛玩微信,这可改变了阿牛平日没有电话的尴尬,时不时的打开微信,看看被拉到几个家族群里的信息,说是看,那是听,文字是看不懂的。首次发语音,牛儿很紧张,清清嗓子,作报告似的讲完话后,结尾就是“那就是愣门”。

经常群聊,玩顺手了,阿牛就东扯桃子西扯李子说话也放荡了不少,慢慢学会了抢发红包,逢人就叫发个几千块钱红包来,在家族群里给同辈的兄弟聊得嗨皮,

“你在外面认识几大车的婆娘(媳妇)把不用的给我送一个噻!”

“你以为是猪喲,什么都给你送一个,给你介绍个女朋友,你谢我什么?”

“给你送一车猪脑壳,要不要得!”

记达州市达川区南岳镇水河村牛脑壳(先来瓶啤酒打个口渴!)
有牛儿在微信群,总是充满欢笑和滑稽,牛儿说话可是不带关门的,比较低级趣味的话阿牛是绝不看场合,脱口而出,尽管群里很多晚辈和长辈,被踢过几次,最终也就在没人邀请了。

近些年,牛儿不在到砖厂上班,也许是太累,也许是工资不到位,总之,牛儿说不想去了,整天在四方碑悠哉!小卖部的赊账结了又清,清了又结,专门为阿牛的账务写了几大页,没事的时候就看看别人打麻将,帮忙跑腿买买烟,剩下的零钱自己就整瓶啤酒,矿泉水啥的,麻将虽然没怎么上桌打过,斗地主炸金花算是行道,赢了就不来,输了就赊账,大家都不跟他打,趁不注意,搞点小动作换个牌那都是常有的计谋。阿牛也只是跟相好的哥儿兄弟打打耍牌,输赢就控制在几十元,更多的他只是个看客罢了。

拉线的工作急需苦力工,野外作业,辛苦而高风险,工资虽高,往往不太好招人,牛儿去年又被邀请去外省拉线,有时高空作业,有时荒郊野岭,人迹罕至,几十里都见不到集市,可谓是以命赎钱的工作,辛劳程度不亚于建筑工人。

一次牛儿给我父亲发来语音信息:“老帽(老大)也,这下你要看笑闲了(笑话)。”

“看什么笑闲,你什么意思,出什么事了?”

“我在这边拉线好辛苦,当地老板说要弄死我”

父亲知道牛儿的性格,法制社会,那些话也是说出来吓唬的,劝阻道:“阿牛,在外面不像在本地,你要在行(守本分)些,不要惹事生非,确实有人欺负你,你要报警,实在不行各人回来,”父亲的话,让牛儿多少有些许安慰。

年前,牛儿又回来了,手里捏住好大一叠钱,大概有个五六千吧!这次,他可瞧不上南岳的小旅店了,连着和以前一起拉线的其他伙伴去了几次达城,有人说,牛儿是东家,被忽悠,经常吃喝拉撒他买单,按照他那死要面子,豪气冲天的性格,都是持有肯定的态度。一次回老家碰到他:

“牛儿满满你这是抹了香水吗”,

牛儿侧着身体,将衣服内包卷得半高,露出一个晶莹剔透,花边玻璃瓶锥,“哎呀,你这是换装备了!”,我接过瓶子,一小瓶酒精味浓郁的香水在瓶中摇摇晃晃。

“嗯,他们说我衣服喷臭,我到城里去买了瓶香水,这个香不香,你要不要来点”,

拿起瓶子就往身上喷,让人躲闪不及。

过年了,牛儿总是需要打扮一番的,涂摩丝,搽皮鞋,出个门头发梳得油光可鉴。也不忘给家里多病的老母亲买些佳品,时不时给母亲买肉,买油,有一颗孝顺的心。

这回,牛儿老大见儿可没有在家过年了,因多次无辜殴打老娘和路边行人,被界定为精神病,去年早些时候,当地政府送往达州市精神病医院进行康复治疗,用牛儿的话说,他不认老孝,经常无缘无故打我娘,打得不敢落屋,别个过路的人也打,神经病一个,不弄起去,留到屋里干嘛!春节期间,牛儿娘亲卧病住院,由其亲人在医院照看,阿牛整天又泡在四方碑开始嗨啤的悠哉日子!

“耶!蟒,你现在不捉涩了啊”

“好久都不捉了,那些社看到我都怕,我年后又要出去拉线了,下次我开个跑车回来了”

哈哈哈哈!四方碑的人又是哄堂大笑!

牛儿,又有大半年没有回村里了,自从家族微信群把他踢出后,就再也没有他的什么消息可知。

大约这个冬季,他又会在四方碑“先来一瓶啤酒打个口渴。”

2019-09-09作于蓉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看完瓜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作者文笔666,看得好亲切,有熟悉的旱田坝、摆股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脑壳还是有点问题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感谢批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服务支持
广告报价
小程序开发
网站建设
服务支持
营销案例
微信托管
影视制作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 业务合作:18090927286
  • 内容管理联系:0818-2288899
  • 客服QQ: 165182180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